首页 >>参政内幕>>当前

女人千万不要做情人,看看她的下场吧!太惨了!

女人千万不要做情人,看看她的下场吧!太惨了!

2017-08-20 参政内幕 参政内幕

女人千万不要做情人,看看她的下场吧!太惨了!

陈聪在商业银行个贷部当信贷员,看着个贷大厅里熙熙攘攘的客户,陈聪小眼聚光,腆着笑脸,主动对一个肤白肌亮身材丰满的少妇打了个招呼,引得这个少妇来到了他面前。

“请问,有什么帮您?”陈聪嘴甜,很会说话。

“我想办个住房贷款。”少妇抬手拢了拢淡黄的发梢,随即坐在了陈聪的面前。

柜台恰好托起了她浑圆饱满的双胸,好似冉冉升起的晨阳,娇暖硕挺,让陈聪看的赏心悦目。

当个小小的信贷员,无权无势,天天低头干活,苦闷烦燥。每天能在个贷大厅里欣赏到不同类型的女人,也算是唯一的乐趣吧。陈聪心中这么想着,开始给少妇详细介绍起住房货款来。

少妇要贷80万,陈聪心中一乐,能贷80万,这就说明她是个优质客户,陈聪立即让她填写贷款申请。

少妇低头填写资料的时侯,陈聪闲着没事,小眼微眯,目光正好对准了她那两团晨阳,好大好丰满,鼓鼓囊囊的聚集满了能量,让他感到很是温暖。她穿着裙装,但领口开得很低,露出了雪白的肌肤,闻着她身上飘来的淡淡清香,陈聪精神焕发。

美女养眼,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妇坐在自己面前,让陈聪感觉自己也很荣光。男人嘛,谁不喜欢美女啊!

但很快,少妇就填写完了资料,伸手递给了他。他忙正襟危坐,低头认真看了起来。

陈聪一看就瞪直了眼,她竟然是省国资委的一个副处长,28岁,叫王暖。但配偶一栏是空的,难道她还没结婚?

当陈聪抬头准备问问她时,忽地发现她脸色绯红,还带有丝丝愠色。

陈聪不由得一惊,发现她目光正紧盯着他的电脑显示器。

陈聪急忙也向电脑显示器看去,只见电脑的显示器有一个对话框,上面写着:陈聪,你不要紧盯着人家的胸部看,后边还有一个愤怒的表情。

对话框是邻桌的女同事李娜通过飞秋发过来的。可李娜不知道陈聪在给少妇讲解货款细则时,已纪将显示器扭转对准了少妇,恰好被少妇看个正着。陈聪顿时面红耳赤,尴尬的想把脑贷藏在柜台底下。

李娜,你这个小逼。陈聪恼火地扭头看向李娜,可李娜的火气比他还大,恶眉丧眼的瞪了他一眼,看她的样子,要不是守着客户,估计她会当场发飙。

本来很活跃轻松的气氛,被李娜这一闹,变的极其尴尬难堪。

狠狈不堪的陈聪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少妇了。

此时,少妇如果就此事发怒,后果不堪设想,偷看人家的胸部,毕竟这也太丢人了。

没想到,少妇淡淡地笑了笑,问道:“你叫陈聪?”

陈聪忙点了点头,但脸红脖子粗地说不出话来。

看陈聪这样,少妇很是释然地又笑了笑,道:“你快给我办吧。”声音竟然很是温柔。

少妇这话,陈聪就像得到大赦一样,如释重负,虽然仍是有些尴尬,但对少妇充满了感激,对她也充满了好感!

“王女士,你这配偶一栏是空的、、、、、、”

“我还没有结婚。”

“哦,不好意思,单身的话,恐怕一次贷不出这么多钱。”

她的秀眉立即蹙了起来,道:“那我最多能贷多少?”

“40万。”

“40万不够,既然你这里贷不了,那我去别家银行试试吧。”她失望地说着,就要起身离开。

自己偷看人家胸部,被邻桌当场揭穿,而人家不但没有兴师问罪,反而很是释然,这么善解人意的女人上哪里去找?

但银行有规定,单身的人,即使自身条件再优越,最多也只能贷给40万,但如果有保人的话,还有缓冲的余地。

看着她失望的神色,陈聪心中一紧,忙道:“你如果能找个保人的话,就能贷出80万。”

少妇顿时面露难色,道:“我贷款这事不想让外人知道,我也不想找保人,你们这里办不了,那我还是去别处吧。”她说着又要准备起身离开。

少妇失望,陈聪失落。

也不知为何,要是让她这么失望地走了,陈聪感觉心中很是失落。

人就是这么奇怪,白头如新,倾盖如故。陈聪和她不能说是一见钟情,但却是一见如故。

“我来给你当保人吧。”陈聪此话一出,连他自己都愣住了。

少妇更是吃惊地看着他,邻桌的李娜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。

银行职员给客户当保人,在个贷部还是破天荒头一次。

少妇很是惊愕,她感到难以置信,足足过了半分多钟,她方才缓过神来,很是感激地看着陈聪,轻声问道:“这样合适吗?”

陈聪此时也缓过味来了,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,想收也收不回来了,索性说道:“没事,你是省国资委的领导干部,我甘愿给你当保人。”

“这多不好意思啊!”少妇神色有些羞赧。

少妇越是这样,陈聪越是下定决心给她当保人,道:“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像你这条件的,就是我们的优质客户,我们是以客户为中心的,这也是我该做的。”

陈聪的嘴巴很甜,不但会说话,也很会来事,少妇被陈聪感激的就差涕零了。

就在此时,邻桌的李娜,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连着咳了几声,意思是提醒陈聪不要这么做。但陈聪根本就不搭理她。

李娜一直暗恋陈聪,但陈聪却对她不来电。李娜个子瘦小,脸上的肤色还可以,但四肢的皮肤却像是被太阳给晒透了一样,还有着发黑的汗毛。至于她身上内里的皮肤如何,陈聪没有见过,但估计也和四肢一样。

拍照留存,签字按手印,很快陈聪帮少妇办完了所有的手续,不知是激动还是啥的,少妇俊美的脸上绯云荡漾,使她显得更加妩媚动人。

宁为裙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陈聪和她虽然还没有达到这一步,但他却是心甘情愿地为这个美丽的少妇效劳。

少妇俏脸晕红,俊眸流眄,起身笑道:“陈聪,谢谢你了!改天我请你吃饭。”说着,她向他伸出了手。

陈聪急忙也站了起来,她的手白茹莲藕,陈聪竟然有些害羞,但却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她的手。

她的手柔若无骨,一股暖流顺着她的手传遍了陈聪的全身,让他全身都有些发酥。

少妇走了,陈聪恋恋不舍地站在那里目送着她。

“还傻站着干啥?主管叫你过去。”李娜的醋坛子彻底打翻了。

主管叫叶玲,是最近才上位到个贷部当领导的。

叶玲肤细肌白,身材苗条,戴着一副金丝眼镜,特别文静秀气,性格温柔贤淑,但遇事总能坚持原则。

她来到个贷部上任之后,个贷部的男屌丝们个个都旧貌换新颜,陈聪心里更是抓痒的厉害。因为叶玲这样的女子,是最适合当妻子的。但她已经结婚了,即使这样,仍是男屌丝们关注的焦点。

女人有魅力,不怕婚已立。

有魅力的女子,结了婚照样吸引人。

陈聪一进门,就发现叶玲的脸色不对劲。

“你为什么给客户担保?”

陈聪顿时一愣,知道李娜来向叶玲告他状了,道:“我这么做是为了挽留住优质客户。”

“挽留优质客户,也没你这个做法的。她没结婚,偿债能力有限,只能最多贷给她40万。她想贷80万,可以找她的亲朋好友或者同事给她担保。但你不行。”

“我为何不行?”

“银行职员原则上是不能给客户提供担保的。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这个规定,可那也是指原则上。”

“哦?难道你给她提供担保是原则外的?”叶玲说话一直轻声细语,但表情却很冷。

“她贷款不想让别人知道,她也不想让别人给她提供担保。我为了挽留住她,才主动给她担保的。她是省国资委的一个副处长。”

“副处长怎么了?无论怎样,你也不能违反规定。”

“我没违反规定,我这是灵活处理。”

“你还狡辩?扣你一千的绩效。”

陈聪一听要扣他钱,顿时急了,道:“你凭什么扣我钱?我这么做没错,咱们银行是以客户为中心的,我要不给她提供担保,她就去别的银行了。对这样的优质客户,咱们不能放弃。”

“可她毕竟是单身,咱们关注的是她的偿债能力。”

“难道人家为了贷这80万,还得先结婚不成?”

“陈聪,我发现你今天很不对劲,你和她认识?”

“不认识。”

“既然这样,你操这么多心干啥?”

陈聪不耐烦地道:“我已经和你说N遍了,我这么做是为了挽留住优质客户。”

“你得了吧,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。”

“草。”陈聪一气之下,草字脱口而出。他这是口头语,是在那个垃圾大学养成的习惯,一着急就会原形毕露。

叶玲的脸色顿时变了,很不悦地问道:“你说的什么?”

“没说什么。”

“我警告你,别在我面前说脏话。再犯一次,我通报批评你。”叶玲也火了,陈聪骂那个草字,她听得一清二楚。

看叶玲真的火了,陈聪也不敢再吱声了。

叶玲绷着脸道:“对这笔贷款,我不会签字的。”

“为啥?”

“因为你私自为客户提供担保。”

陈聪彻底急了,叶玲可是主管,她要是不签字,少妇的这笔贷款就发放不了。

“你不签字,我们怎么向客户交代?”

就在这时,突然从外边闯进来一个男子,面色黝黑,相貌凶恶,冲陈聪横儿吧唧的一瞪眼,道:“你叫嚷啥?”

陈聪一愣,他不认识这个男子,反唇相讥:“管你啥事?”

砰,这个男子伸手就揪住了陈聪的领口,凶神恶煞地道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眼看这名男子就要动手,叶玲冲那个男子喊道:“你给我住手。听到没有?把手放开。”叶玲已经站了起来,俊秀的脸气的通红。

锅底男这才悻悻地松开了手,陈聪恼火地瞪着他,叶玲道:“陈聪,你先回去吧。”

MLGBD,你算哪根葱?陈聪心中愤怒地骂了锅底男一句,这才转身走了出去。

自己为少妇担保,没想到惹来这么多麻烦,陈聪郁闷地走进了厕所。叶玲的办公室和厕所正对着。

嗤嗤一泡小便撒完,陈聪感觉轻松了不少。当他从厕所出来时,发现叶玲办公室的门紧关着,里边却传来了争吵声。

“他是我的同事,你怎么能这样?”叶玲的声音。

“他冲你瞪眼叫嚷,我当然要管了。”锅底男的声音。

“这是我的工作单位,不是你撒野的地方。”

“谁敢和你过不去,我就对谁不客气。谁要敢打你的主意,我就削他。”

突然之间,叶玲没了动静。陈聪又凝耳听了一会,屋中反倒静的出奇。

难道锅底男是叶玲的老公?如果真是的话,那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

陈聪返回工位,立即冲小黑B李娜瞪起了眼:“李娜,我的事不用你管,你也用不着去给我打小报告,我和你只是同事而已。”

“正因为是同事,我才要对你负责。你随便给客户提供担保,就是胡闹。天天这么多客户,你担保的过来吗?”

“我用的着你为我负责吗?我也只为她担保,别人求我,我还不同意呢。”

“你是不是看她漂亮,才这样做的?”

“关你啥事?”

“哼,陈聪,人家填写资料的时候,你就老盯着人家的胸看,你就是个色狼。”

“关你屁事?”

李娜被陈聪呛白的直翻白眼,这丫虽然瘦小,但性格却极为彪悍,她伸手抄起了水杯,就想朝陈聪的脑袋抡过去,但她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。她知道陈聪不喜欢她,她为了得到陈聪,奇计百出,费煞苦心,她可不想一水杯将她和陈聪抡的彻底没戏了。

陈聪对李娜烦透了,懒得搭理她,集中精力开始将王暖的信息录入系统。他已经打定主意,要是叶玲不签字,他就和她翻脸。

突然之间,电脑的飞秋上蹦出来一个对话框,是叶玲发过来的,对话框中的内容:陈聪,不好意思,对刚才的事,你别介意。

陈聪明知故问:你说的是那个锅底男吗?

锅底男是陈聪临时给那个横儿吧唧的男子起的绰号,现在竟然直接就用上了。

锅底男?叶玲不解地反问。

就是揪住我想打我的那个男子。

叶玲沉默了好大一会儿,方才回复:他是我老公。

看着这五个字,陈聪心如针扎。MLGB,锅底男果真是她老公。

嫉恨之下,陈聪直接回了一朵鲜花,鲜花后边又加了一坨粑粑。

叶玲回复了一个怒脸,问:你什么意思?

陈聪一不做二不休,回:一朵鲜花插在了粑粑上。

叶玲怒了:放肆。

陈聪回复:嘿嘿,一朵鲜花插在了粑粑上,也未必是坏事啊。

胡扯。

鲜花插粑粑,营养很奇葩。鲜花娇又嫩,功劳靠粑粑。

陈聪转瞬之间就将一首打油诗飞了过去,叶玲没有再回复。但陈聪断定,叶玲心中肯定乐开了花。因为在以往的时候,陈聪和她闹了矛盾,总是能靠着幽默诙谐把叶玲逗乐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

陈聪将王暖的资料录入系统,打印出来,拿着又走进了叶玲的办公室。叶玲的脸色果真缓和了很多。

陈聪趁热打铁地道:“主管,我刚才和王暖通了个电话,将你无法签字的事告诉了她,她说要给咱们行长打电话,你看这事?”

叶玲一愣,陈聪随即又道:“王暖毕竟是省国资委的一个领导干部,我估计咱们行长也不敢得罪她。”

叶玲白了他一眼,低声啐道:“就你嘴巴朝前,你给她打什么电话啊?”

“你不是说不签字嘛。”

“我那是说气话,你都给她担保了,我能不签吗?”

方才叶玲和陈聪发完火之后,仔细一考虑,这字她不签也得签,因为省国资委在本家银行还有股份,那个客户又是省国资委的副处长,把她惹急了,行领导肯定会冲叶玲发火。

陈聪也清楚这里边的道道,进门之后就把厉害关系抛给了叶玲。叶玲接过资料,连看也没看,就签上了字。

叶玲签完字抬头看着陈聪,欲言又止。陈聪知道她想说什么,忙道:“我立即和王暖说一声,让她不要给行长打电话了。”

叶玲心中一喜,很是娇嗔地又白了他一眼。就这一眼,说不出的风情万种,惹的陈聪恨不得在她那雪白的粉腮上亲一口。

叶玲从来不化妆,但却是肤白唇红,这就是天生丽质的魅力。

陈聪腆着脸笑道:“主管,你还扣我绩效吧?”

叶玲故意银牙咬了咬,从嘴里吐出来四个字:“下不为例。”

“谢谢主管了!”陈聪呵呵笑着拿着资料走了出去。叶玲能说下不为例,那就说明她不会扣他绩效了。

不知道锅底男什么时候离开的,估计是被叶玲给轰走了。叶玲这么文静秀气,怎么就嫁给了这么一个粗俗的黑驴鞭?好妻无好汉,嫩草都让狗给拱了。

陈聪压根就没有给王暖打过电话,他摸准了叶玲的心理,目的只是让叶玲签上字,这只不过是个策略而已。

过了几分钟之后,陈聪再次走进了叶玲的办公室。肤如凝脂的叶玲坐在那里,就像一尊没有瑕疵的白玉,对陈聪充满了诱惑。他喜欢和叶玲面对面坐着,默默地欣赏着她,听着她的轻声细语,那就是莫大的享受。

“主管,我给王暖说了,让她不要给行长打电话了。”

叶玲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,这丫的笑,特别纯真,单看她这笑容,绝对不会让人想到她已成人妇。

陈聪话锋一转:“主管,我求你件事好吧?”

叶玲点了点头,端起水杯喝水。

“你能不能将李娜调开?别让她和我邻桌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那丫一直觊觎我,对我心怀鬼胎,我担心哪一天我把持不住,被她给玷污强暴了。”

噗,叶玲口中的水直接喷了出来,陈聪说这番话的时候,表情一本正经,可说出来的话,让叶玲笑的直接喷了,喷出来的水,直接喷在了陈聪的脸上,把陈聪喷了个落汤鸡。

“陈聪,你别笑我行不?”叶玲笑的将头都低下了。

“我说的是真事,李娜一直想占有我,为了我的守身如玉,你还是将她给调开吧。”

这一次,陈聪直接把叶玲给笑的将头都趴在了桌子上。

陈聪就有这本事,不说则已,开口就一鸣惊人,把叶玲给逗的几乎笑岔了气。

“好了,你回去吧,我的肚子都疼起来了。”叶玲忙冲陈聪摆了摆手。

陈聪煞有介事地道:“你肚子疼了?要不要去医院?我背你去啊。”

“滚。”叶玲虽然说了个滚,但声音温柔,更是笑靥盈怀。

陈聪这才露出了笑容,呵呵笑着,起身离开了。他知道自己又成功了,过不了几天,叶玲肯定会把小黑B李娜从自己的身边给调开。

第二天,陈聪去皇冠楼盘驻盘。作为个人贷款信贷员,陈聪要定期去楼盘驻点,他负责的楼盘是皇冠。光听这名字,就知道这是一个新开发的高档住宅小区。

陈聪走进售楼处,发现这里已经有了不少的客户。陈聪四处搜寻,终于看到了那个靓丽的身影。

这里很吸引陈聪,不是因为皇冠楼盘,而是因为这个靓丽的身影。她叫董雪,是这里的售楼小姐。

董雪的售楼业绩很是牛逼,她一个人几乎顶得上整个售楼团队的总和。

别的售楼员苦口婆心向客户推荐了大半天,都不一定能卖出一套房。但董雪寥寥数语,就能搞定。这与她的美貌和气质以及悦耳的声音密不可分。

肤白胜雪,唇红齿白,身材婀娜自不必说,尤其是董雪的那双美眸,当凝视人的时候,就会散发出一股特别的魅力,将人给紧紧地勾勒住。

陈聪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就被她这特具魅力的凝视给深深地吸引住了。

此时的董雪正在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在洽谈区,董雪面对着他,轻启朱唇侃侃而谈,而中年男子好似魂不守舍的样子,很是贪婪地看着她。

陈聪一直和董雪合作,董雪把那些有贷款需求的客户,几乎都拉到陈聪这边,陈聪每个月拿到的绩效奖金也很高。

陈聪来到工位坐下,立即有很多客户来向他咨询贷款的事。

中午的时候,董雪才有空来到陈聪的面前,将几十个客户填写的贷款申请资料递给了陈聪。

陈聪扭头一看,发现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还坐在洽谈区里,目光正注视着董雪。很明显,他在等董雪。

陈聪低声问道:“董雪,那大肚子是干啥的?”

董雪莞尔一笑,道:“是个民企老板,他准备一次性买十套房子。”

“厉害,他为何一次性买十套房子?”

“他说送给他的员工。”

“买就买呗,他老在这里墨迹什么?”

董雪会意地一笑,陈聪随即问道:“这家伙是不是很好色?”

董雪当售楼小姐,早就锻炼的宠辱不惊,羞不露面,她淡淡地一笑,压低声音道:“他不好色,早就走了,也不会一次性购买十套房子。”说完,她转身就走,满面灿笑着朝大肚男走去。

对她的表现,陈聪很是无奈。他希望她能表现出对好色之徒的极度厌恶,也能显示出她的清纯,但她却恰恰相反,不但没有流露出厌恶,反而很是灿然。

下午临下班的时候,陈聪处理完资料,扭头一看,发现大肚男和董雪不见了。

不一会儿,由远及近,传来了咔咔的皮鞋声,陈聪抬头一看,发现一个穿着极其性感的女子正朝他走来。

该女子上穿七分袖荷叶边V领灰色上衣,下穿黑色A字裙,露着两条雪白的长腿。

这名女子正是董雪,她不但穿着性感,还化了妆。

陈聪心中一沉,董雪在下班之际如此打扮,肯定是被人约了。估计约她的就是那个大肚男。

董雪走到陈聪面前,突然俯下身子,香气扑面,让陈聪心中一荡,她低声道:“陈聪,能帮个忙吗?”

“啥忙?”

“我去凯悦酒店和客人用餐,你跟着我,但不能靠近我,我啥时让你露面,你才能靠近我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今晚冒充我男朋友。”

陈聪受宠若惊,又惊又喜地看着她,但随即心中泛起苦涩,她竟然让自己冒充她男朋友,这摆明她内心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她真正的男朋友。

“为何让我冒充你男朋友?”

就在这时,董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她一看来电显示,秀眉一蹙,面呈不悦,但按下接听键的同时,她满面灿笑地对着手机道:“郭老板,我马上就出门。”

扣断电话后,她凝视着陈聪,低声轻道:“让你冒充我男朋友,是因为我不想失身。”说完,她转身朝外就走。

陈聪心中咯噔一声,立即起身朝她追去。但她步履很快,转瞬就出了售楼处大厅,门外不远处停着一辆豪华大奔,大肚男正满面堆笑地站在车边等着她。

大肚男郭老板的目光已经完全被性感迷人的董雪所吸引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跟在她身后的陈聪。

董雪走到车边,大肚男殷勤地打开车门,董雪低身跨了上去,大肚男随即也上了车。

看着渐渐驶去的豪华大奔,陈聪心中很不是滋味。有钱的老板都喜欢美女相伴,可自己一直暗恋的董雪甘愿做有钱老板的玩物。嫉妒让陈聪很是难过。

但倏忽之间,陈聪又想起了董雪的叮嘱,她让自己冒充她男朋友,目的是不想失身,那就说明她很是洁身自好,她赴约只不过是逢场作戏。

这护花使者,自己当定了。

陈聪立即返回大厅,将资料收好,随即冲出售楼处,开着自己的雪佛兰朝那家酒店匆匆驶去。

凯悦酒店是五星级的,在整个省城属于最高档酒店。大肚男带着董雪直奔二楼的西餐厅。

陈聪没敢进西餐厅,这里消费太贵了,自己进去不吃不喝干坐着,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。他只好坐在了西餐厅外边大堂的沙发上,装作等人的样子。

陈聪对董雪让他当护花使者,他很是欣慰。但董雪穿着如此性感,却让他很是气愤。你丫的既然不想失身,那何必穿成这样呢?

西餐厅是透明的,高雅别致,大肚男和董雪选了一个靠窗的地方坐下,两人面对面,相谈甚欢。

陈聪坐在大堂的沙发上,看着大肚男和董雪两人有时相对而笑,有时窃窃私语,很是抓狂。

不一会儿,两人竟然喝起了红酒,董雪的雪腮上慢慢浮起红晕。

陈聪心中更加来气,你丫的明知道大肚男不怀好意,竟然陪他喝酒,要是喝醉了,老子也救不了你。

卖楼也卖人,这TM算什么事啊。

陈聪直想冲过去对着大肚男的肥脸狠狠砸上一拳,随后拉起董雪就走。可他不能这样做,因为董雪还没有给他任何信号。

时间在不知不觉中飞速流逝,大肚男和董雪已经喝下了一瓶名贵的红酒,随后又上了一瓶。

当第二瓶红酒喝下一半的时候,董雪突然从挎包中拿出了购房协议,红潮满面地递给了大肚男,大肚男心甘情愿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。

大肚男签完字后,开始拿起手机操作起来,看样子是用手机银行进行预付款。

董雪售房,只有签了协议,收了定金,那才算成功了。

大肚男用手机银行转完了帐,董雪愈发显得娇媚可人,大肚男更是兴高采烈,他频频举杯,很快,两人将剩下的半瓶红酒喝光,随即起身离开。

两人起身离开的时候,大肚男竟然用手牵住了董雪的手,气的陈聪恨不得将他那肥爪给剁了去。董雪满面潮红,走路也有些不稳,看样子是有些喝多了。

果然不出陈聪的预料,两人乘坐电梯上了楼。可陈聪还没有接到董雪的通知,他目前还没法露面。

陈聪焦急地看着电梯的指示灯,电梯到了八楼停下了。

看样子,大肚男开的房间就在八楼,可董雪为何这么沉得住气。难道她突然改变主意,要准备献身给大肚男了?

女人的心,天上的云,一会阴来一会晴,谁知道董雪现在是怎么想的,她真要是想献身,陈聪也无可奈何。

麻痹的,这时候还不来通知。估计就是她想给自己发通知也来不及了。况且她还喝多了酒。

陈聪越想越急,额头嗖嗖冒汗。

就在这时,陈聪的手机突然传来了短信提示音,他心中一阵激动,急忙举起手机一看,竟然是一条垃圾短信。

看着这条垃圾短信,陈聪面如死灰,都到这个时候了,董雪也不给他发短信,更不给他打电话,按照时间估算,大肚男此时该拥着她倒在了席梦思床上。

董雪要不想献身,她为何穿的这么性感?摆明了就是故意勾引大肚男。既然你丫都决定和大肚男那样了,为何还要让老子跟到这里来?你装啥正经啊?

董雪的做法,直接冲击着陈聪的三观,他气愤难当,起身朝楼下走去。

到了一楼大厅,他的手机突然又响了一声,把他震的全身都颤了一下。



↓↓↓手机再次响起,究竟是谁的来电?

↓↓↓陈聪会英雄救美,还是深陷圈套?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【 阅读原文

阅读原文 投诉
评论
相关文章
央视严厉打击戏子误国

央视严厉打击戏子误国

综合自网络由王宝强婚变引发的思考——清朝“重戏轻工”导致亡国! 王宝强事情的被发酵被津津乐道很无聊,但是从另

参政内幕 阅读数:77

幽默短篇:忐忑

幽默短篇:忐忑

前言:每一个成功者都有一个开始。勇于开始,才能找到成功的路。明天就要面试了。这是我第一次面试。作为一名应届毕

参政内幕 阅读数:93

让人笑哭了的幽默段子

让人笑哭了的幽默段子

回去小伙子买了辆二手奔驰,做起了网约车的生意。这天,他接了个单,乘客竟是前女友。一路上,两人相对无语,小伙子

参政内幕 阅读数:76

林彪四大金刚后人现状

林彪四大金刚后人现状

1970年9月6日,庐山会议后,林彪与其四大金刚在飞机上合影。左起:李作鹏、吴法宪、林彪、黄永胜、邱会作来源

参政内幕 阅读数:60